新闻中心

众阳新闻

大漠戈壁健康治理的“拜城路径”

发布时间:2021-06-11
责任编辑:众阳健康科技集团
浏览:1816

拜城县隶属于新疆阿克苏,总面积15917平方千米。生活在这里的老百姓往往因交通不便、居住分散而存在看病难、看病贵,因病致贫的隐痛。“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对于地广人稀的新疆来说,要实现全民健康的目标,让各族群众在家门口看得上病、看得好病,最佳方案之一就是发展紧密型县域医共体。

C0079.00_13_44_00.Still002.png

自2018年拜城县启动医共体改革后,拜城县主要领导多次带队赴县内各医疗机构和基层一线调研,并派出多个考察组赴内地学习。2019年拜城县卫生健康委与山东众阳健康科技集团深度合作,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的平台功能指引,分别建设了基础资源、全员人口、居民健康档案、电子病历四大资源库,建成统一权威、互联互通、信息共享、协同有序的全民健康信息服务平台。目前县属医疗机构以及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全部实现互联互通,完成了以服务为核心的县、乡、村一体化数据流转与信息服务体系建设。构建了线上、线下相互融合、医疗与健康服务相互融合的拜城县居民全生命周期的健康管理服务体系,努力实现医疗健康服务便民惠民的新突破。

 

顶层规划改革“路线图”,书记县长出任“双主任”


紧密型医共体是一项复杂的系统性工程,拜城县按照“四不变、六统一”原则,两家县级医院以“1+12”“1+3”模式进行整合,拜城县人民医院与12家乡镇卫生院、拜城县中医院与3家乡镇卫生院,分别组建了紧密型医共体,这两个紧密型医共体与县妇幼保健院、县疾控中心整合,再次组成了拜城县医共体总医院。将县级医疗机构和基层医疗机构由过去的无序竞争、各自为政变成“一家人”,成为一个系统性的服务体系,形成了功能互补、资源共享、责任共担的紧密型医共体。

 

紧密型县域医共体建设并不是简单的县域内“合纵连横”,涉及管理体制、服务体系的重构,需要协调各方面的利益和需求。根据国家对紧密型县域医共体建设的指导性文件,拜城县成立了医共体管理委员会,将机构编制、发展改革、卫生健康、医保、财政等部门纳入管委会组织框架,并均由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出任医管委“双主任”。

 

在拜城县医共体管委会作为一种工作运行机制,并没有成立专门的实体机构。医共体内部人事岗位、收入分配、绩效考核等具体管理工作,主要由医共体总医院承担。医共体总医院成立党群服务中心、医疗业务中心、信息中心等业务管理中心,挂靠在县域内综合能力最强的县人民医院。

 

制度重塑“建”起诊疗新格局


在医共体建设过程中,积极引导和鼓励上级医院医生向基层流动。同时,借助信息化手段,开展了不同形式的远程会诊、远程诊断等互联网诊疗业务。这些措施都取得了明显效果,更多患者留在基层,免去路途奔波,节省了医疗费用,实现了让群众少跑路、少花钱、就近看好病。

DSC03343.jpg

“除了简单的清创缝合,卫生院以前基本没有外科业务,县人民医院外科专家团队支援带教后,手术量一直在稳步上升。”拜城县赛里木镇卫生院执行院长阿迪力·买买提介绍,从2018年启动医共体建设后,赛里木镇卫生院已完成普通外科手术440多例。“专家往下走、小病往下走,老百姓就能少花钱、少跑路。”


建立“以科包院”制度


拜城县人民医院院长张武军介绍,根据不同的发展水平和人口情况,该院在医共体内选择两家卫生院着力发展外科医疗业务,同时采取“以科包院”的形式,提升基层医疗服务能力。

C0079.00_12_32_19.Still001.png

“我们科‘承包’的是赛里木镇卫生院,每周至少去两天。”拜城县人民医院内一科主任邵贵军说,他与护士长张玉兰成为卫生院院长、副院长后,一位负责医疗业务,一位负责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近两年来,张玉兰已经跑遍了赛里木镇的每一个村,对全镇慢病管理重点人群的情况十分了解。

 

建立医保付费制度

 

针对在乡镇卫生院诊治、住院和康复的患者,拜城县制定了92种疾病的病种清单,用于规范医共体内的双向转诊。患者在基层就诊节约了医疗费用。“单纯的阑尾切除术,县级医院的治疗费用在3000元以上,报销80%~85%;卫生院为1000多元,报销90%;患者自费节省几百元,医保费用节省1000多元。”张武军介绍,县级医院医生下沉基层开展业务,不仅可以在卫生院拿到劳务性收入,县级医院还会通过考核发放专项绩效。

 

在拜城县,医保部门均按照“以收定支、总额控制”的原则,根据县域内医共体医疗机构近3年医保结算和基金增长情况,确定当年医保总额,预付给医共体总医院。医保资金在一定程度上从“收入”变成了“支出”,总医院可以节约医保资金,卫生院可以增加业务收入,医务人员可以拿“双绩效”,调动了各方将患者留在基层的积极性。

 

机制变革“托”起运行新秩序


自紧密型县域医共体建设以来,基于县级平台构建完成了分级诊疗信息化支撑体系,支撑拜城县、乡、村三级的分级诊疗政策落地。建设了包括双向转诊系统、远程会诊系统、远程影像系统等,且在所有的系统中都可实现一键获取患者的“全息”医疗健康数据,真正实现了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的目标。


“互联网诊疗在新疆具有更重要的意义,我们最远的乡镇距离县城170多公里,在基层为患者看好病,信息化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拜城县人民医院院长张武军介绍,在拜城县人民医院的远程医疗室,每天都有医生值班,专门负责响应各卫生院发起的协诊申请。该县医共体远程影像中心开通后,2020年1月~11月,完成远程影像诊断1.1万例,比2019年同期增长了200多倍。


通过抓建设、抓整合、抓管理、抓服务、抓预防、抓诊疗等举措,县域医疗资源得以“盘活”、潜能得以“激活”、健康体系得以“用活”,以两个紧密型县域医共体牵头医院帮扶基层的方式,有效串联15家乡镇卫生院、146个村卫生室从“单体作战”转变为“集团作战”的新模式。初步实现了“小病不出村、常见病不出镇、大病不出县”的目标,分级诊疗格局基本实现。通过机制变革,建立运行新秩序,实现了县外就诊回流、县内基层首诊服务“双增长”,县级、基层服务能力“双提升”,人才队伍建设和医疗服务质量提升“双加强”,医疗费用和医保基金支出“双下沉”。

 

据了解,今年是拜城县进入县域医共体综合改革的第四年,四年来,拜城县外就诊回流、县内基层首诊幅度不断增长,选择县内就医患者数达到91.4%,乡镇分院就诊率较改革前增长107%,县内医务人员绩效收入较改革前增长91.6%,乡镇卫生院诊治病种数由31种增加至92种,人才队伍建设和医疗服务质量提升不断加强,医疗费用增幅和医保基金支出不断下降,群众对各级医疗机构服务质量满意度达到97.4%。2019年被地区确定为现代医院管理制度试点县;被自治区确定为紧密型县域医共体真抓实干成效明显地方县(市);同年被列为全国紧密型医共体建设试点县;2020年被评为国家卫生县城,2021年被国务院列为全国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真抓实干成效明显地方县(市)。

 

(撰稿:王立志)

44564564554.gif

上一篇:三高共管·六病同防 聊城市阳谷县树立慢病医防融合新标杆下一篇:国家卫生健康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调研组到聊城市阳谷县考察调研
  • 联系我们
  • 地址:山东省济南高新区新泺大街奥盛大厦1号楼12F
  • 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6号中仪大厦4层
版权所有:众阳健康科技集团 鲁ICP备12028995号-137010102000927 Copyright © 2014 Msunsoft.com All Right Reserved